• 之前的七年,我一直叫你煤渣哥哥,之后的无数年,我可能更多会叫你“他爹”。当然,我也可以学习黄蓉,从始至终喊她男人“靖哥哥”,但这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吧,在日益长大的娃面前。。

     

    所以,即使我再不愿,也不能否认,我们的家庭发...
  • 十一之前就嚷嚷要收拾的房间,到现在还是乱七八糟。每次都下决心一起床就开始收拾,可是每天起了床就反射性的打开电脑,开心,土豆,QQ。可是现在的时间不比上学时,可以明日复明日。我就这样懒下去,家里用不了几日就成垃圾堆了。可笑的是,煤渣哥哥一直觉得我是个...

  • 发给煤渣哥哥听的时候,他说,为什么这么悲伤呢。是啊,一听到音乐响起我就会想哭,因为这是一首分别的歌。

    我不哈日,也不那么强烈的仇日。站在相对中立的角度,日本动画片实在是值得赞叹。只是一艘船而已,却被描写成生死与共的伙伴。在贴吧看梅丽号仅有几次的表情截图,看梅丽号烧毁的视频,听分别的歌,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。

    与船分别且这样悲伤,与人何堪。

    大舅肾癌手术两年之后,膀胱再次出现癌细胞。爸爸离开已经8年多了,癌症这个词却一直...
  • 平静 - [永远的叽歪]

    2009-12-03

    经历了不大不小的心理低潮后,似乎又恢复了平静。

    摘掉了哭脸的小起,换上等待美食时的快乐小起,心情似乎也跟着好起来了。

    日子过得浑浑噩噩也是一种幸福。

  • 某星座分析文章写金牛:平时总是面带微笑,可一旦心情低落,就会紧闭心扉,一言不发。原来我以为这是月天或者其他的什么星星搞的鬼,原来,这本来就是最本质的我的状态。

    周末去超市抢菜和肉,原来超市的菜比市场还要便宜。我抱了好多丝瓜、白萝卜到车上,叶菜实在没有耐心去排队,那个队简直是无限延长线。煤渣哥哥跟一群大爷大妈挤在一起抢了两块带皮前腿肉,血淋淋的,我在家收拾的时候就觉得我是个刚刚屠宰完的屠夫。

    还去突发奇想去买了一个架子,放在厨房的门后面,非常合适,把...

  • 死挺 - [永远的叽歪]

    2009-11-20

    有的时候,明明没有喝酒,人却好像很迷糊,会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,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就好像喝醉了一样。以前无法明白什么叫酒不醉人人自醉,现在了了。

    谈话是一件很博弈的事情,要努力猜测对方在想什么,他的一句话说出来你应该如何应对。这样搞得我很累。

    每次干完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一滩泥巴,恨不能马上摊到地上。这一周过的非常煎熬,非常非常。上班四个月来,第一个要挺不住的礼拜。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很煎熬才会觉得身体不舒服,还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才会觉得更加煎熬。昨天晚...
  • 低落 - [永远的叽歪]

    2009-09-28

   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。

    难道是那天的火车么。我站在铁轨前面,非常近的,看火车飞驰而过。那个距离,那个速度,忽的回到十五年前。噩梦重演。

    我也许有心理疾病。

  • 圈圈 - [永远的叽歪]

    2009-07-04

            其实圈圈有很多意思,也许是一个整圆,也许是句号,也许是画圈圈诅咒你。

            2008年9月到2009年7月。十个月,生个孩子都够了。只有我还在为个坑怨念。

            放孔明灯时,给妈妈和煤渣哥哥许了愿,压根儿没...
  • 梦回 - [永远的叽歪]

    2009-03-27

          如果总是做同一个情节的梦,是不是表示,对那个情节非常渴望?

          可是,那只能是梦吧,只能是梦。

         每次从那样的梦境中醒来,都会低落很久。

         我,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样。

  • 水星啊 - [永远的叽歪]

    2009-02-22

    闲来逛了一圈水木,在Horoscope发现原来前段时间水星在逆行,于是终于明白为啥刚进入新年就这么多倒霉事。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感受到水逆的威力,甚是恐怖。还好,亲爱的水星目前已经恢复顺位,希望一切都可以尽快平静。 领导出差第二天,我的宅女生涯至少还要维持半个月。把魔女幼熙看完了,结局不太精彩。花样男子更新了两集,可是怎么都没心情看。不停地扫雷,扫到眼泪狂流。初级记录7秒,中级记录45秒,高级174秒。 装了汉之云,竟然要6g的安装空间。为了装它,先倒腾了电脑,刻了盘,又删了东西,太...

  • - [永远的叽歪]

    2009-02-10

    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
   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

  • 课题啊 - [永远的叽歪]

    2008-12-24

          说实话,看着word里显示的3w字,我还是挺有成就感的。苦也好累也好,至少有东西出来,值得欣慰。虽然越到后来越觉得写的太烂了,哪里都需要改。常常在找资料的时候发现别的地方能用的资料,然后转头去修改别的地方,于是,我没写完的那几个部分总也写不完,但是字数却一直在增加……

          天亮以后要去采访,我有点儿没谱儿。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怎么采访过...